借腹生子
 

   是指借助别人的子宫,植入夫妻的受精卵,生下与自己和丈夫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借腹生子”给不育不孕夫妇带来福音,对优生优育、满足部分生理缺陷者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借腹生子 - 古代


    赵喜堂因手中空乏,难以度日,进退两难,出其无奈,实事无法,情愿出于本身于结发妻送于张慕氏家中营业为主,同更言明使国票六百元整,当面交足,并

不短少,定期八年为满。如要到期,将自己妻领回,倘有八年以里,有天灾病孽,各凭天命,于有逃走,两家同找,如找不着,一家失人一家失钱。期满赵喜堂领人,不如张慕氏相干,恐后无凭,立租字人为证。”这是一份典藏在辽宁省档案馆的档案,这是一份“典妻”契约,说的是安东县民赵喜堂因生活困窘,将结发妻子典与他人,妻子在典夫家中生活,期限为八年。八年后,赵喜堂才可将妻领回。在这张契约上,有保人等签名画押,也有本夫的名字,并摁了手印,但妻子未签名,由此可见,妻子根本就没有权力主宰自己命运,当时妇女的地位是多么的低下,被自己的丈夫卖了也是不可以无能为力的,甚至是死是活都由不得自己。
古代何谓“典妻”?“典妻”又称“承典婚”、“借肚皮”、“租肚子”等,指的就是借妻生子,为旧社会买卖婚姻派生出来的临时婚姻形式,与现代社会“借腹生子”有着不少相似之处。

借腹生子 - 产生


   典妻萌芽出现在南北朝时期,那时还不叫“典妻”,而叫做“质妻”和“雇妻”。所谓“质妻”,就是把自己妻子转让给他人为妻,以换取钱财的方式,但这笔钱财到了约定的时间是要归还的,如同明清时典房一样,转让者其实得到的只是这笔钱款的利息而已,或者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拿这笔钱救急。领回了妻子,原款也就得送回。[1]
“雇妻”则是雇主支付雇金给女子的丈夫,在约定的期限之内,让该女子作为自己的临时妻子,到期将女子送回其丈夫,雇金不收回。
借腹生子 - 发展
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到宋朝时典妻现象更为普遍和严重了。苏轼于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曾在一项奏折中提到,因欠苗,当时卖田宅雇妻女的人数不胜数。而《续资治通鉴长编》中亦记载,熙宁七年(公元1075年),由于旱灾和蝗灾频发,百姓质妻卖子。

 
   典妻按时间长短也分为两种,时间长者为典妻,5—15年不等;时间短的为租妻,一般一至二年。因典妻多与生儿继嗣有关,所以典妻时间的长短,还得与孩子生育的情况联系在一起。但不管是一年还是十五年,典妻都是临时性的婚媾形式。

旧时典妻风的盛行,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贫贱夫妻百事哀”,大多人典妻与经济的好坏有着紧密关系。

“富人典业,贫子典妻。”被典者家庭往往经济贫困,丈夫或因病或无务正业等原因而无力维持生计;而受典者往往已婚无子,家财富足,需要子嗣。于是两个男人一拍即合,满足各自需求而租典妻子。是否租典一般由丈夫决定,有时候甚至不需要征得妻子的同意。但也有少数妇女因丈夫长期外出,在无以为生的情况下而自典的。无论是哪种情况,当时的女性的命运都是悲惨的。
 


借腹生子 - 舆论

   “借腹生子”会引发道德、法律和社会的一系列问题。有的人用金钱换来“轻松”,能省掉“漫长痛苦”的生育过程,但不亲身体验孕育下—代的痛苦与欢乐,会导致父母责任感的弱化;“借腹生子”的人普遍希望得到男孩以便“传宗接代”,一旦代怀孕者产下女婴有可能反悔,势必给代怀孕者和无辜的孩子带来经济上和精神上的损害;极易出现借“借腹生子”的名义,给代怀孕者置备房产,供养生活的“纳妾”现象。另外还涉及生育安全和合同约定以及代怀孕母亲作为生母对孩子有无抚养义务、代怀孕者生育是否违反计划生育规定等方面的问题。因此,如何对待“借腹生子”是一件十分慎重的事情。
我国《民法》规定 。不得买卖人体,“出租”人体实际上是钻了法律的空子。“代怀孕妈妈”的出现,不仅存在着谁是母亲这类让法律感到棘手的问题,还存在许多与代怀孕生殖领域相关的问题,诸如计划生育,抚养权,继承权,生殖犯罪等问题。

 

 


责任编辑:以上内容由代孕生活服务网代孕栏目组编辑